三喵啃

吾等日常爬墙大义无霾。
写东西比较随心。
BGBLGL全吃

这句台词简直戳中少女心(*/ω\*)

这口糖我能啃一年(*/ω\*)

——

娘家人狗子+娘家人雪女:黑晴明大人的贞操由我们来守护!

博雅+神乐:晴明我们看好你哦。

黑晴明:哼!我是知道些什么我就是不告诉你!有种来打我!

晴明:(宠溺一笑)谢谢你的邀请。

然后干了个爽。

刚立了个flag就出了狗……(*/ω\*)
这个世界太玄了(*/ω\*)

(虽然我养不动狗子。)

【双晴明】魅妖之惑

-晴明x黑晴明

-私设黑晴明战败后暂时归顺但是仍间歇性搞小事背景
-有老旧套路,有小破车,慎入,一发完结

算是迟到的元旦贺文(*/ω\*)

lofter我实在是发不出来……
app不知道咋弄链接的orz
(手机党可以看评论有链接可以直接点进去)
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060926432123585

官方的兔子……🐰
果然不同凡响……
跑得快,免疫,套环命中贼高,御魂还带铮……🎅

黄金山兔:听说你们觉得我跑不过镰鼬?

官方山兔:听说你们骂我总套环?

带铮的孟婆:听说你们都说我弱?

官方爸爸:听说你们觉得山兔本六十级能稳过?

晴明sama快点抱紧我,我要哭晕在你怀里。

(被环套成小纸人)

八岐大蛇之死·壹


cp:晴明x黑晴明,首无x萤草,后面可能有别的

-心疼八岐大蛇一秒钟

-想起被黑晴明支配的恐惧,决定写个文虐虐黑晴明以解我心头郁闷(并不虐,这句宛若笑话)




“可恶……竟然失败了……”

黑晴明扶着山岩,背靠石壁,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,山石的凉意透过衣物,刺激着他受伤的背部。

雪女和三尾被俘,大天狗不知生死,黑晴明势力的三大主力皆被瓦解,这让他毫无反击之力,之所以能逃出来靠的这位不善的盟友。

阳之晴明果然还是太强了。

黑晴明闭上双眼,脑海便浮现出那张自信淡然的脸,那人一直带着浅浅的微笑,仿佛自己的一切动作影响不了那人分毫。

无论是自己出言嘲讽他的时候,还是出手打伤他的时候。

真是可恨的淡然。

“……”

黑暗中阴影浮动,发出了“嘶嘶”的声音。

“我答应你的事不会食言的,这只是个意外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黑晴明仿佛听到了轻笑声,蛇怎么可能发出笑声?

“如今之汝甚弱,”八岐大蛇的蛇信子声不断,却真真是张开蛇嘴说出了人话:“毫无价值。”

他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,暗暗握紧了拳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蛇信子声越来越近。

黑晴明心知拼速度他绝对是比不过八岐大蛇的,而且现在他受了伤,情况更加不利。

“你不想解开封印了?”

“只要变强,解开封印指日可待。”八岐大蛇的声音重重叠叠带着回音,这话不知道是从哪个头说出来的:“汝身上阴气甚浓,作为养料,合适。”

“我可以为你带来更多阴气。”黑晴明暗暗挪动着脚步,试图垂死一搏。

“汝之力量在试图开启阴界之门的时候吾已看清,毫无发掘潜力。”八岐大蛇又发出了笑声,这次的笑声带着轻蔑,而且声量放大了不少,显得有些肆无忌惮。

“成为吾之养料吧,黑阴阳师。”

黑晴明自然是不愿意就此丧命的,他趁蛇头伸过来的瞬间手疾眼快地把随身带着的匕首插进了蛇眼,后退几步,掏出了符咒。

“言灵——缚!”

“哈哈哈哈哈,吾对汝之符咒免疫!愚蠢的人族!”八岐大蛇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痛,对一个头被戳瞎这件事也毫不在意,依然张牙舞爪地嘚瑟着。

黑晴明不死心地连甩几张符咒,看着一张张燃烧的符咒在空中消失,八岐大蛇头上却闪着一个又一个的“免疫”,不由感到心寒。

八岐大蛇庞大的身躯堵在这个栖身的山洞唯一的出口,不打败他根本没办法逃出去,而他孤身一人,又不是战斗型的阴阳师,根本没法打败这强大的怪物。

他正想着应对的策略,八岐大蛇却已经嘚瑟够了开始攻击了。一个蛇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前给他胸前狠狠撞了一下,直接把他击倒在地,胸前热辣辣地疼。

“唔……可恶……”黑晴明后退了好几步,“结界线!”

八岐大蛇对他这种反抗表示完全没压力,身体旋转跳跃了一周半,直接把他的结界撞碎,又补了一口,把他右侧衣衫直接咬破,露出了苍白的手臂。这一口不像是要伤他,倒像是在玩弄侮辱他。

见黑晴明目眦欲裂的样子,八岐大蛇玩弄的兴致更浓,毕竟它可是好一段时间没跟别人聊过天吵过架了,它也是一条需要娱乐的蛇,哦不对,是一堆蛇。

“碍于盟约吾一直未曾开口,汝之衣品实在不堪入目。”

“什么?!”正默默把上涌的血气压下去的黑晴明一个愤怒,血溅红了双唇。

“墨彩盖面,紫绿着身,着实难看。”

“你八条黑漆漆的蛇身有资格说这话?!”死到临头了,黑晴明也不怕放开了撕破脸皮,有人质疑他的审美,这是不可原谅的。

八岐大蛇倒是没有生气:“红唇白面难道不是人族审美?”

“那是女性之美,男子自然是要阳刚之气!”

“白阴阳师不也红妆素裹?吾倒觉得他十分阳刚稳重。”

“……”

没想到八岐大蛇会把话题引到晴明身上去,黑晴明一愣,不知如何反驳。

晴明平日一身的确是素雅稳重,白发清扬凸显仙气,眼尾朱红点缀又添了几分妩媚,加上他容貌俊美,身材高大修长,倒像是仙君下凡了。

同样是安倍晴明,同样的相貌身材,为什么气质和气场都不一样呢。

“因为他抛掉了不好的东西啊。”

黑晴明勾起了嘴角,带着冷冷的笑意。他双唇被鲜血染红,在八岐大蛇看来鲜艳得有些夺目。

“吾能感受到汝阴气之增强,看来白阴阳师乃汝之死穴。”它对旺盛的阴气垂涎三尺,此时已经跃跃欲试了。

“今日这里也是你的死穴。”

洞口传来了声音,这把嗓音使黑晴明瞬间皱起了眉。


“晴明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黑晴明语气不善。

八岐大蛇对此也表示很吃惊,它已经把自己的妖气隐藏起来了,难道是刚才的旋转跳跃太得意忘形露了陷?

“闻到你的血腥味,”晴明手执蝙蝠扇,不急不缓地走到了山洞口,隔着八岐大蛇的庞大身躯望着黑晴明,语气依旧是淡然的:“伤得怎么样?”

“……”明明是敌人,为什么他却把这个问题问得像对同伴一样自然?

被衣着整洁干净的晴明看见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,黑晴明内心是拒绝的,他别开目光,没回应他。

“哈哈哈,白阴阳师,来得好,虽然汝之阴气缺乏,不过吾乐意与汝一战!”八岐大蛇兴奋地又旋转跳跃了一圈,蛇尾把来不及防范的黑晴明又打了一记,直接把坐地上的人给打倒了。

“唔……噗……”黑晴明吐出一口血,晕了过去。

“黑晴明!”晴明淡然的脸色似乎变了一下,被八岐大蛇锐利的蛇眼捕捉到了。

“吾私以为黑白阴阳师势不两立,事实似乎不尽然。”它摇晃着身子嘶嘶地吐着蛇信子,似乎真的做好了准备战斗的架势。

晴明见状,撒开结界便召了式神准备应战:“急急如律令!”

被收服的雪女和三尾也被召唤了出来。

“天啊!黑晴明大人这是怎么了!”三尾见到黑晴明晕倒在远处便有些站不住了,一同的雪女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上前紧紧地抓着晴明的衣袖,似乎在向他求证什么。

“他晕过去了,我们速战速决。”晴明没像往常一样悠闲地用扇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手心,而是垂下双手握紧了扇子,雪白的双眉微蹙,似乎也有些急切。

“是!晴明大人!”

同样被召唤出来的还有首无。虽然他不太了解晴明大人这是什么状况,为什么要救那位黑阴阳师,不过他感觉到了晴明大人的气压与往日不同,便也比带狗粮的时候认真慎重了几倍。

八岐大蛇显然对他们这些式神不屑一顾,每个蛇头都炯炯有神地对着晴明,包括那个瞎了眼的。

“大名鼎鼎的阴阳师啊,让吾见识一下汝之力……”

“虚无!”

还没让他把话说完,首无一个火球把伸到最前面的那个蛇头给打成了灰烬。

“不过是些蝼蚁,竟敢偷袭吾!”

八岐大蛇快速摆动蛇头,狠狠地往首无撞了一下,把他撞到踉跄着退后了一步,又因忌畏他的火球,迅速缩了回去。

“啊——首无!没事吧?”站在后方的萤草握紧了手上的蒲公英。

“没事,小伤而已啊,胆小鬼。”首无直接把头向后转了一圈,向她做了个鬼脸。

“讨厌啦~嘿!”萤草掩面不去看他,伸出手朝着大蛇就是一记暴击。

雪女和三尾显然不太能习惯他们这种打情骂俏的气氛,但见晴明大人和站姿销魂的食发鬼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,便不敢说话,只好专心打蛇了。

“话说晴明啊,”食发鬼就算是上战场也悠闲慵懒地拿着烟枪,毫无战斗的紧张之感,“这丑陋的大蛇对我和冰块女的妖术似乎都免疫呢~或许你应该找姑获鸟那个奇怪的女人~”

“大天狗需要看守,这事茨木自然是推辞了,姑获鸟与大天狗实力相当,别人还真看不住他。”晴明习惯了他一贯的懒散,便也与之对起话来:“换你去守,难道要不断放迷烟?”

“噫~晴明什么时候这么毒舌了~我这么美,肯定能打败那个会掉毛的落水狗。”

前阵的雪女见妖术对大蛇不起效,便退了前线,作为补刀,听见晴明与食发鬼的对话,少见地开了口:“大天狗的确是固执,不过只要黑晴明大人去劝说,就能让他改变看法了。”

“黑晴明与大天狗关系很好么?”晴明似乎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。

“黑晴明大人是大天狗的信仰,也是我们的信仰……”雪女看向晴明:“当然,现在晴明大人也是我们的信仰了。”

晴明笑了笑,看向远处躺尸的黑晴明,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“晴明大人不要忧心,只要您好好解释,黑晴明大人肯定会理解您的大义的!”三尾趁着战斗的空闲回头说了一句。

如果他有你们这么好忽悠就省事多了,大家都是嘴炮属性,难啊。

很快就落了下风的八岐大蛇不甘就此失去了戏份,一个奋力旋转跳跃终于破了晴明牢固的结界,成功把大家的注意力抢回自己身上。

“白阴阳师,汝之力量比吾想象中强大。”它舞动着仅剩的三个头,仍是一副上位者的嘴脸,“今日吾无法胜汝,来日再战。”说着竟慢慢就把身子往地底下缩。

经方才一役,晴明自然不会放过它:“言灵——星!”
众式神攻击力大增,齐齐上阵猛攻,不一会儿便把八岐大蛇打至残血。

“岂可修!”七个头都被烧焦后,八岐大蛇就剩下一个孤零零的头了,它艰难地拖动着硕大的身体,一个头八条尾巴,溢出黑漆漆的腥臭血液,空气中充盈了糜烂的味道,它的肚子也被割破了,流出脓水一般的不明液体,看上去十分惨烈。

“此处将是你葬身之地。”晴明眼神不经意地瞄向似乎有转醒迹象的黑晴明,在大蛇未察觉之时又落回了大蛇身上,“想来日再战,恐怕要等你肉身重塑了。”

“哼,白阴阳师,汝未免太小看吾了。”八岐大蛇尾巴用力敲打地面,将它刚才戳穿的地洞扩大,似乎下一刻就要遁地而走了。

首无一见他八条尾巴缩走了一半,立即就放出大招向剩下那个蛇头袭去,晴明看他这一击势在必得,目光便光明正大地飘向黑晴明那边去了。

黑晴明这时已幽幽转醒,坐起身来,看到这边的形势,竟眼神一凛。

“晴明!打它的尾巴七寸!全部头消亡后它会再生!”

晴明顺他目光看去,果不其然,首无刚烧焦的最后一个蛇头凋亡成灰,八个蛇头一起从一坨身体中瞬间长了出来,每个头都泛着青光,溢出粘稠的腥臭液体。



-tbc

-最近真是迷之高产w

黑晴明:让我们再次融为一体吧,晴明啊。成为我的粮食,让我吞噬你吧。

晴明:好啊。

遂脱衣。

黑晴明:你干嘛?

晴明:和你融为一体啊,让你吞噬我啊。

黑晴明:???

黑晴明:等等,不是这种吞噬!

晴明笑,睡之。

【双晴明】净化邪恶三术式

-晴明x黑晴明

-可能ooc,一发完结,内容跟标题好像没啥关系(。)

-有私设,痴汉晴明出没,慎入



◎邪恶

京都紫气尽散,晴明终于松开了多日紧锁的眉头。

自阴界之门被强行开启,阴阳大乱,邪物入侵阳间伤及百姓,导致京都多日弥漫在惶恐气氛之中。

多亏阎魔大人愿意出力,助他重新封印阴界之门,才将此事堪堪压下。

传言此次封印几乎要了安倍晴明半条命,他的灵力也因此大大减弱,到了闭门谢客静养的地步。

“安倍晴明,汝灵魂上邪恶印记并无消失。”

“斗胆请阎魔大人网开一面。”

“汝之初心便是要消灭邪恶,灭了他有何不妥。”

“他并非邪恶。”

“汝灵魂上的邪恶印记便源于他。”

“请阎魔大人相信晴明。”

阎魔最后表示暂时不追究,她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。

黑晴明是邪恶这个判断不会错,晴明可信这个判断也不会错。



◎一式·缚


“晴明大人,那位大人……醒了。”

晴明手中的毛笔停顿了一下,又继续缓缓地在纸上舞动着。

“他有没有说什么?”

萤草似乎有些犹豫,抱着手里的毛球没有说话。

“他想走?”

“诶?晴明大人你听到了?离这么远不可能啊……”

晴明停下手中的笔,晾到了一旁的笔架上,朝着她笑了笑:“我就是他啊。”

“诶?”萤草似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怪不得那位大人跟晴明大人长得那么像!原来是分身吗?

但是晴明大人把那位大人带回来的时候那位大人伤得很重啊……分身肯定不会受伤的吧……博雅大人的分身就不会受伤也不会说话……

“小草,”晴明看她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,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“他在庭院里这件事,请务必不能告诉其他人哦。”

“嗯!晴明大人早就跟小草说了啊,小草可是有好好记着的,我连博雅大人神乐大人他们都没告诉呢。”

“嗯,我们去看看他吧,他的伤怎么样了?”

“大人的外伤基本已经好了,但是总感觉他的灵力在不断减弱……”萤草往晴明手上蹭了蹭,“晴明大人的灵力就不同了,非常充沛~”

“嘘,”晴明把手指放唇边示意她小声一点,“我现在可是灵力大损要静养的人。”

“啊是!”萤草立即煞有介事地往四周环顾了一圈,跟着晴明走进了内院。

“大人,你还好吧。”

萤草先上前敲了敲门。

里面传来疲倦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
开了门之后进来的却有两个身影。

然而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

“萤草给大人带了点吃的。”萤草嘴上说着这话,脚步却顺着晴明的示意慢慢地往外挪去,还帮着关上了门。

“不用了,我不需进食。”

“你既有肉身,又怎么会不需进食。”

黑晴明猛地睁开眼,用力一撑起身子对上了晴明的笑脸。

“阳之晴明,你到底意欲何为。”他这话颇含咬牙切齿的意味。

“来监督你进食而已。”晴明抬了抬手中的食盘,走到床边放下布起了食具。

白发白眉的晴明近在咫尺,就在他面前低头安静地布菜,看上去毫无防备。

“晴明。”

晴明微微抬头看他。

黑晴明伸出手捏住了他白皙的脖子,暗暗用力。

“你到底在想什么。”

晴明没有躲开,也没有制止他,天知道现在眼前这人有多虚弱,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。

黑晴明脸色素白,他不太习惯素颜朝天地与人共处,更无法忍受晴明这直白而长久的注视,撇开了目光,便弱了气势。

“你身体很虚弱,先进食再说吧。”晴明嘴角微扬,抬起一碗稀粥,弥漫着淡淡的药香。

黑晴明松开了手,转身又躺了下去,背对着他闭上眼,不做理睬。

晴明放下碗,看着他散乱的黑发。

“阴界之门我已经封印了,阴界裂缝也全部修补了。”背对他的身子僵了一下,“但是我有办法让你不消失。”

“我不会让你消失的。”晴明伸手执起一缕黑发,眼神柔和:“黑晴明。”




◎二式·守


“你真的不用每日在这里呆着,我不会逃走的。”

黑晴明坐在床上看着不远处书桌后没停过写写画画的晴明。

晴明没有回应他。他专心编写传记的时候经常会听不见别人说话,也不知道是真听不见还是假听不见。

黑晴明干脆揭了被子要走到他那看看他到底在写什么。

“穿上鞋子。”

晴明连眉都没抬一下,却开口说了句话。

刚刚那句话他果然是装听不见的吧。黑晴明有些郁闷地坐回床上穿好鞋子,走到了他身边。

原来他正在画式神绘卷。

“大天狗?”黑晴明看着正中那双黑色翅膀,想起战败那天他受伤昏迷便失去意识了,于是侧头看向晴明:“大天狗他们……”

“都归顺了。”

“不可能,以大天狗的性子,不可能就这样屈服于你。”

晴明停了笔,终于把目光从绘卷上离开,转向他。

“你似乎很了解他?”

“在寻找大义的见解上,他与我最为接近。”

“你寻找的大义是怎样的?”

“把这世界阴阳颠倒一番,便可悟出真知!”

说到所谓的大义,黑晴明的目光中带着与平时不同的色彩,显得他白皙得没有血色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生气。

“阴阳颠倒吗……”晴明放下手中的毛笔,转而把手伸向身边这张脸。

黑晴明下意识往后躲,被桌旁的凳子撞得踉跄了一下,随即被晴明搂住了腰。

“想要大天狗的归顺并不难,只要把他记忆抹去,让他先遇见我就可以了。”晴明话语中带着轻笑,“我的语言说服力,并不会比你差。”

“我不得不承认你更胜一筹。”黑晴明没有忽略这暧昧的姿势,他抗拒地往他胸前推了一下,却发现这人体温高得烫手:“但是晴明,你知道现在自己在做什么吗。”

“我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晴明清晰地看到他脸上的错愕,“是不是觉得我身上很热。”

“你发热了?”黑晴明皱眉打量他,这人脸色如常,看不出一丝病容,难道……

“我身体一切如常,”晴明松开了怀抱,抬手再次抚上他的脸,试图抹开他突然皱起的眉头,“没关系,我不会嫌你冷的。”

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黑晴明感觉到脸上那只手灼热得吓人,如果晴明体温如常,那他的身体……不就冰凉得如同尸体一般吗。

“一点小代价,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

“你是不是又用了什么禁忌之术!”黑晴明似乎想到了什么,猛地抓住他的手。

“又?”晴明的目光冷了下来,“我不是你记忆中的安倍晴明,你记得的这件事,我没做过,当然,这次也并没有用什么禁忌之术。”

意识到眼前这个一向以温和示人的晴明罕见地动怒了,黑晴明心中感到几分好笑。

瞧啊,安倍晴明,这阴阳分离之术,简直就是个笑话。
原本他以为阳之晴明会是世上最和善最圣洁、代表光明的存在,这几天相处下来发现,就算本源于一体,他也猜不透这个人在想什么。这人明明做着治妖除妖的好事,却不肯将自己的邪恶之源除去,真是难以理解。

这阴阳之理,果然是世间一大难,要解决这难题,果然……还是要把它彻底推翻!

“放心,你想做的事不会实现的。”

晴明仿佛有读心术,轻易地看穿了他的想法。

“……道不同不相为谋。”

黑晴明甩开了他的手,走回床边去呆坐着思考着自己的搞事大计。

晴明倒是没有继续执笔的意思了,他不动声色地出了房门,过了片刻又去而复返,手里还托着食盘。

原来已经到了饭点。

“萤草呢?”

“随神乐去除妖了罢。”

“她那弱质纤纤的小身板,能帮上什么?”黑晴明往食盘里一看,又是一碗药粥,皱了皱眉。

“这你就小看她了,大天狗作战时可不能离了她。”晴明把勺子递到他手里。

“虽然我对食物没什么挑剔,但是每顿都是这个……”

黑晴明思考着如何才能不显矫情地暗示他换一种食物。

“你有没有觉得每次进食之后体内灵力都会恢复不少?”

“只觉得会疲倦,不过睡醒后的确感觉……”黑晴明顿了顿,“难道与这药草有关?”

晴明点了点头:“雪见莲,助人恢复灵力,但服用后体温会奇低。”

黑晴明将信将疑:“我记忆中没见过这种草药。”

“你的记忆,不包含我的记忆。”

为什么眼前这个人总是想撇清与旧时的安倍晴明的联系呢……

黑晴明顺从地拿起了碗,算是认同了他的说辞。

“有时真怀疑你我到底孰黑孰白。”

黑晴明停住进食的动作,猛地抬头,眼神中带着疑惑:“你说什么?”

晴明回以轻笑,没有说话。

“方才那句话是你说的吧,你这是……”

一阵眩晕感袭来,中断了他的下半句话。

他隐约感觉到一只灼热的手抚上了他的后背,似乎有什么源源不断地送进了身体,整个身体随着这股热泉变得温软下来。

本能让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,软着身子靠了下去。

“晴明……你……灵力……”

理智让他微微抬头,想睁大双眼看清晴明的表情,眼皮却不受控制地耷拉下来。

什么雪见莲果然是假的吧!这个人到底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?

黑晴明算是彻底地晕过去了,晴明一手往他体内输送着灵力,另一只手轻轻地就着他的身子把人完全揽进了怀里。


“世上只应存在一位安倍晴明,大人您又何必强求?”

“世上只需要一个我,我却不愿失去他。”

“此法会使大人元气大伤……”

“无妨。”

“若他变强,难保不会反过来伤害大人……”

“他不会的。”





◎三式·生


源博雅急匆匆地往晴明庭院里赶,几乎要将两步并做一步来走。

“晴明,神乐她……”

他猛地定住脚步,看着屋内那背对着他坐于茶桌前的人,停住了要说的话。

那人明明是晴明的身形体态,却留有一头黑发。

“你是谁?晴明呢?”

优雅的轻笑声传来,那人没有回头,话语间噙着笑意:“博雅啊,连我也不认得了?”

“晴明?你这……”源博雅面露疑惑,干脆进屋绕到了他面前,“怎么回事?”

此人眉眼长相的确与晴明基本一样,毛发却是漆黑的,脸上如晴明一般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,除了发色眉色之外好像没有哪里不对。

“只是替清姬试了下药,过几天就该恢复了。”

源博雅仍是疑惑地打量了他一番,在桌对面坐了下来,自然地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:“原来如此,要不是你语气与平日并无不同,我还以为你是卸了妆的黑晴明呢。”

他低头饮茶,没注意到对面人的表情,自接自话地说了下去:“不过他也不可能出现在这,你那天已经将他交给冥界了啊。”

“话说你自封印阴界之门以来就没在京都出现过了,阴阳寮那群老头子明里暗里都想让你快回去主持大局,都烦到我这里来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哦还有,今日我给神乐带了她最喜欢的椿饼,她却兴致缺缺不太高兴的样子,这是怎么了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博雅大人这就不懂了,女孩子家怎么会一直喜欢椿饼,下次大人得换些有趣精巧的玩意做礼物才对。”八百比丘尼边说着边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博雅对八百比丘尼的神出鬼没早已习以为常,他认真地思考起她的话来:“竟然如此吗……”

“我刚见神乐大人跟着妖狐先生出去了,似乎说是要去钓鱼……”

“那只臭狐狸?!不行,我得去看看……”博雅简单道了个别,便匆匆起身走了。

屋内随着源博雅的离开重归寂静。

饮茶的继续饮茶,站着的继续站着。

八百比丘尼一声轻笑打破了局面:“想不到大人演技如此了得。”

“哼。”黑晴明扯下嘴角,余光瞥见屏风后露出来的一小片雪白绒毛,“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。”

“晴明大人灵力损耗过多,一时半刻是恢复不来的。”比丘尼也朝屏风那边看了一眼,“我不便一直待在晴明大人房内,就此告退了,还请黑晴明大人代为照顾。”

黑晴明敷衍地点点头,起身走向了屏风后那一大团白毛球。

看这一匹闭着眼慵懒地趴在毯子上的白狐,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名动京城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吧。

黑晴明靠了过去,白狐立即竖起耳朵睁了眼,一见是他,耳朵又软软地搭了下来,眯着一双媚眼睨着他。

可能是由于心情轻快,白狐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动着,扫过黑晴明宽大的衣袖。他看着那雪白的绒毛,没忍住伸手去摸了摸,毛绒绒的质感仿佛有奇异的魔力,让他有些爱不释手。

白狐见他似乎对他的尾巴颇有兴趣,便稍微使了几分力,又摆动了几下。黑晴明克制住想把脸埋进去的冲动,一手把摆动的尾巴按住了:“你这模样……”

白狐眨了眨眼,等待着他的赞美。

“有点像一条狗。”

然后黑晴明就被白狐一个飞身给扑倒了。

两只狐爪子按在他两边耳侧,白狐那居高临下的眼神带有几分威慑。

“开个玩笑。”

黑晴明伸手往他背上的毛捋了一把,眉眼间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笑意。晴明恼羞成怒的样子,还真少见。

“快起来,你还蛮重的,真是只胖狐狸。”

白狐没听他的话,反而把整个身子趴在了他身上,炽热的体温竟透过了厚重的衣物传了过去。黑晴明的体温偏低,最近几日又降温降得猛,有这么个暖烘烘毛茸茸的狐狸抱着,其实还蛮舒服的。他这么想着,便没有反抗,维持躺着的姿势伸手去环住了白狐的背。

“冬天抱着你,可比暖炉还管用。”

白狐闻言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,然后猛地愣住了,黑晴明也因为他这个举动愣了一下。

“哈哈哈,晴明,这样的你真的很像一条狗。”

黑晴明终于克制不住笑出了声,一张淡漠素雅的脸随着嘴角大幅度的上扬而显得温润软和,为他添了几分活力。

晴明化形作了白狐,不能言语,也无法确切地表达他的情绪,此时他看着身下笑得渐渐有些放浪形骸的人,不由得有些迫窘。

既然说他像狗,那就……做些狗会做的事情吧。

这么想着,他低下头,往那人嘴角舔了一下。

黑晴明仿佛一下子石化了。

这反应,有趣。

白狐晴明没意识到他这行为与平日差了多远,只是从着本能,又往他唇上脸上舔了几下。

持续温热而粗糙湿润的触感让黑晴明回了神,他一个激灵坐起身,把身上的白狐一把推开了。

他戒备地看向又要朝他靠过来的白狐,发现对方的眼神真挚而无辜,尾巴在身后一摆一摆的,仿佛对刚才的事毫无所觉。

这个无辜样子肯定是晴明那个老狐狸装的!

黑晴明心里坚定了这个想法,身体却没有阻止白狐的再次靠近。

毕竟,抱着他真的很暖和啊。

“哼,既然你付出这么多代价想我留在这,我就勉为其难地留一段时间吧……”

黑晴明伸手往白狐尾巴上捋了一把,任由着他趴在了自己身旁。




◎净化


“晴明,地府非汝该常驻之地。”

阎魔一如既往地坐在云上,撇了鬼使黑白身后跟进来的人一眼,继续无聊地把玩着手里的毛笔。

“晴明此次前来,只为请阎魔大人撤销通缉。”

“汝为何一直包庇阴之晴明,实是荒谬。”

“阎魔大人可是信不过晴明?”

“非也,汝灵魂上的邪恶印记,只有消灭他方能去除。”阎魔舞动着毛笔,在空中写出一个“恶”字,“平安世界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灵魂中竟有一半的恶,实在难以使众人折服。”

“邪恶印记,事实上源自于我。”

“晴明大人……请勿妄言……”鬼使白对他这个说辞十分惊讶,眼中流露出几分担忧。

“并非妄言,恶源于欲,过往的我妄图将阴阳分离,善恶分割,然而欲并不会脱离。”

阎魔定定地审视着他,似乎对这个说法无否定之意。

“黑晴明的欲,远没有我的强烈,虽言语颇有灭世之意,却是能被我制止的,”晴明说这话时带着清浅的笑意,“他之于我,思绪单纯直白,如同清水流淌,洗刷我灵魂中的恶欲。”

“以汝之言,该消灭的是汝?”

“阎魔大人请三思!”鬼使白见阎魔言语中不乏认真之意,推了推身旁偷偷打瞌睡的鬼使黑。

鬼使黑踉跄了一下,柱着镰刀挠了挠头:“晴明,你还是收回前言吧。”

晴明仍是平日里云淡风轻的做派:“若大人审判该如此,晴明不会有异议。”

阎魔没有接话,殿里寂静无声。

“阎魔大人,在下的笔……”判官自然地走了进来,然后顿住了脚步:“安倍晴明?你为何在此?又来给阎魔大人带来烦恼吗?”

“判官,过来我这边。”阎魔喊了他一声,判官便闭上嘴走了过去,规矩地站在她身侧。

“晴明,汝之言论,吾暂且相信,阴之晴明的通缉,吾将撤下。”阎魔继续把玩着手中的毛笔,旁边的判官朝笔上看了一眼,欲言又止。

“鬼使黑,鬼使白,将他引回阳间吧。”

晴明仿佛对她的审判早有所料,恭敬地行了礼,便退了下去。

“阎魔大人……”

阎魔见判官似乎有话要说,怕这木头又要长篇大论地说教,便自己先把想法说出来了。

“汝不必多说,安倍晴明乃平安世界不可或缺的人物,不能抹去,他自己自然也知道,这回是被他设了局,不过也无妨,他话语也并非毫无道理,吾只需暗中观察,不让他踉出祸事便可。”

判官点点头:“阎魔大人思虑周全,在下佩服。”然后还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还有什么疑虑?”

“阎魔大人,在下的毛笔……”

“吾取来用用,汝既然不愿便归还于你罢了。”

“不,在下十分乐意,不过……”判官犹豫了一刻,伸出手往她脸上轻拭了两下,“笔中有余墨,有损阎魔大人的威严。”

“……方才难看吗?”

“阎魔大人无论如何都是最好看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木头有时真是撩魔天赋迥异。




◎局

夜空明朗,星星点点的雪花随着寒风飘落旋转,一落到地面便融成了冰水。

黑晴明坐在门边,定定地看着庭院里的阵眼,似乎感觉不到寒冷。

一件大髦披到了他身上,身旁多了个小个子的女孩。

“你还是回里面去吧,你这样粘着我源博雅该要打人了。”

神乐摇了摇头,伸手抱住了他的手臂:“你的手臂抱起来跟晴明一样。”

“我可不像他的身体那么温暖。”

黑晴明扯下了身上的大髦,把神乐包在里面,“你若就这样受冻了,里面的人该更厌恶我了。”

“他们不厌恶你的,晴明喜欢你,我们也会喜欢你。”
黑晴明别过了脸,看向迟迟没有声息的阵眼:“我不需要你们喜欢。”

他沉默下来,神乐也没有继续说话,她轻轻靠在他手臂上,和他一起看着阵眼。

“博雅大人来喝口热茶吧,您的眼睛怎么一直粘着门外呢?”屋内的比丘尼淡然自若地斟茶,跟坐立不安的源博雅对比立现。

“你们这群不着调的,晴明也是,你也是,一个个不知道在想什么。”

源博雅抱着爱弓有一下没一下地擦拭着,有些心神不灵。

“晴明大人的决定,我们都改变不了的,不是吗?”

“他真的这么在意那个……黑晴明吗?”

“应该是到了不可或缺的程度吧。”

博雅擦拭的动作顿了顿,叹了口气。


雪势渐渐转大。

神乐早就窝在黑晴明怀里睡着了。黑晴明抱起她站起了身,转身进了里屋。

再出来的时候,阵眼中站了个人。

白发如雪,蓝衣如水。

他走了过去,走到那人面前。那人衣物上带着湿冷的寒意,手掌却是温暖如旧。

眼眸若星。

他看见那人眼中映出的自己,脸上的笑意太明显了啊,怎么就这么忍不住笑了呢。

他恶意地把两只冰凉的手伸进了那人的衣领,满意地感觉到轻微的一颤。

这算是打平了吧。

“是啊,平局了。”



FIN.

-这一对有点想写论坛体hhh

-大降温好冷啊,大家记得适时添衣(抱紧)

今天睡眼朦胧抽签出了个蓝符,然后做悬赏出了条酒吞腿毛……

原来真的是网易粑粑在暗示我!

(虽然因此断了我通往中级非酋的道路)

开心到飞起来!

今晚写一篇双晴明庆祝一下好了!(嗯?)

哈哈哈哈哈哈同人文玄学果然有用!!

茨木!爸爸爱你!欢迎你的到来!!

从此以后,判官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。